++ 2016/12 ++
11≪ 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≫01
-------- (--) | スポンサー広告
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
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。
PageTop▲
2009-04-09 (Thu) | 『突發奇想』 | COM(0) | TB(0)
什麽事情都該是有起有落,
總會有個頭。
突然感覺到了壓力,
但是只維持了一陣子。
已經變得怎麼樣也好了麽,
以前明明是那樣的滿腔熱誠。
開始的時候,
單純的理由,
不求什麽。
但是慢慢的,不知道從什麽時候開始,
厭倦,
占滿身心。
爲了留住那已名存實亡的關係,
隻言片語也好,
斷斷續續的傳遞著,
不斷的強迫著自己。
什麼時候才能把這朦朧曖昧的薄紗掀去,
讓自己和別人都不用這麼累。
但是到時真的捨得么?
清楚地知道砝碼在天平哪邊,
傾側的緣由,
不過是自己的意識過剩和自我中心,
還有,
那份害怕寂寞的自我精神虐待。

始終逃不出這可悲的循環,
無盡頭的,糾結的,螺旋。
問不出原因,
不想問,
僅存的理性,害怕被傷害;
也不敢問,
抓住希望的蜘蛛絲,妄想著永遠不被捅破的曖昧。
這樣就好,
這樣就好?

於是,
隨便吧,
還是用那句好了,
說過了多少次,
已經習慣到將近失去效用的嗎啡,
隨意的安慰著,
麻醉著,
不安的自己,
船到橋頭自然直。
PageTop▲















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

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。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。
textarea,input,select { font-family : "\30D2\30E9\30AE\30CE\20Pro\20W3","Osaka","Verdana","Helvetica","Arial","\FF2D\FF33\20\FF30\30B4\30B7\30C3\30AF",sans-serif; }